喜欢就ALL他。不喜勿戳,间歇性删文发作,文章最末放肉,被删不补XDDDDD

打工仔过七夕

虽然已经过去了,不过还是应下景吧XD


正文:


顶着布偶装在这种天气里发传单是最辛苦的。

而且明明是夏天,根本不需要发传单,来吃刨冰的人还是一样会排队啊。

生田絮絮叨叨的,单穿着布偶服,他都已经汗湿了,这还是在空调间里,这还是没戴上脑袋的情况下!

店里负责打杂的龙崎很是同情他。可就算生田双眼发出求救求换的视线他也……


“生田,你小子怎么还在这里?不要看着郁夫,他不会帮你的。”老板段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店里了,明明每天不到下午才出现的。

“知道了知道了,老板就只会偏心。”生田小小声的说到,却没注意龙崎因为他的话红了脸。并且在他走了之后拒绝了老板的好意,执意待在用餐区...

血豆腐炒韭菜

太久没有ALL斗了,长期憋着这种心思,是会憋坏哒!

于是……


故事是这样的。

说山下一直以为生田暗恋松本润。

然后趁着松本润有恋情的时候,趁虚而入?追到了生田。

因为披着WW系的皮,所以我这里决定,让他们结婚。

才高中!就结了!

结了后呢,山下就开始有点后悔,他觉得生田不开心。为什么不开心呢,因为他肯定还爱着松本润。

于是山下那个痛苦啊。

纠结啊。

然后决定成全。

于是他放纵自己,胡搞瞎搞,还让人拍下360度无死角照片洗出来扔桌上。

然后就等着生田回家质问他了。


生田为什么不开心呢。

因为他打算搞男男生子。

瞒着所有人搞的。

搞这个得做检查啦,吃药啦,人...

立秋

警告:全J性转。


正文:


青森回来后,山下就一直没见到生田。

去了生田每天做操的小公园,只有傻乎乎的冈田在那。去了游泳池也是如此,只有傻乎乎的冈田在那。

冈田似乎有话想问她,踌躇好久看她要走才赶紧追上来。

“生田,生田学姐最近都没看到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山下就只这么应了一声,没看到她就自己一个人吗,冈田问的是废话吗。

只是心里气归气,面上还是不显。

冈田叹了口气,他原本以为生田可能是生理期所以没来游泳,可是连做操也没看到就不太对了。

“难道是生病了吗?”


山下猛的顿住了脚步。

那天在烟花下说了交往这样甜蜜的话,隔天太阳一出来又好像是场梦般,她们一群人在附近山山...

小土豆 11

11、


小土豆肚子里的算盘松本润当然不知道。

他还有点得意,因为小土豆这乌龙奶盒事件,他跟这家公司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,明天金融报纸估计他又得占上一个大版面,边上还得一排粗体小字写明他还是个黄金单身汉呢。


而此刻未来的黄金小单身汉正在通过平板视频同他四伯汇报这事。因为奶盒子事件,润总大手一挥给了点小奖励,于是小土豆便有了一台平板电脑,能玩游戏,能算数,能教他说话,还能视频!平板里号码就存了五个,包括自己哒。

不过为了防止沉迷游戏,润总规定他只能在公司的时候用,还得找助理叔叔拿,还回去的时候小土豆有好好的说谢谢哦。


小土豆虽然讲不了非常完整的句子,但已经算是能表达清楚...

ME

又一年了,还在的米娜桑大家元气啊!

老样子,生贺文。

前篇:《YOU》


A:

现在住的地方是生田的。

夹杂在老旧城区里的独栋小楼,门面窄小不说,两边墙壁都和邻居紧挨着,幸好后面的房子后来被人连排买下来改造成了停车场,这样一来才有了光线能照进屋内的位置。之前生田勉强在屋檐下搭了个雨棚用来放自行车,只是这样一来,门口的位置就更窄了。

山下的自行车是自己组装的高级货,一辆几十万。生田没敢放屋外,便将原本摆在玄关处的碗柜清了,用来放山下的自行车。

碗柜有好多年了,山下看着碗柜上的纹路犹豫着说要不自己以后坐地铁上班吧。

生田摇摇头,这个碗柜是爷爷那会留下来的,或者说整栋小楼都是,...

花火

发文的时候看到蕃茄去慰问暴雨受灾地区,哎呀可真好! 


警告:全J性转。


正文:


上:

都是半大的孩子,尾上松爱考虑周全,不搞什么和食定餐之类的,而是干脆包下半个餐厅搞起了自助餐,反正酒店现在还没有正式开放入住,会来的人一般是受了邀请,这点她也事先打听过,确定没什么麻烦的大人物住着才敢这么指手画脚的。

这事被松本润子拿来取笑,说她是老虎不在家的那只猴子,结果被掐着腰眼求饶。


同行中有男孩子在,这个年龄正是会吃的时候,一个个排在牛排档那边等着厨师煎牛排。生田原也是个心眼比胃口大的,每次吃自助餐都恨不得每样东西都吃一遍,然后撑着肚子难受。尤其是甜点,这点松本...

傻瓜之城 35

年,更,遥。


35、


如果有窗,就从窗户跳下好了。

如果有门,就从门口跑出去好了。

生田抓着刚强烈挣脱开来的手腕,那里应该已经留下红印,亦或应该有疼痛的感才对。不过管不上这么多了,克制不住的颤抖从脚底蔓延开来,让他站都站不住。原是要逃的,看到的第一瞬间就是逃了,眼神从松坂挡住的门口再到身后的窗户,有多高已经不去思考,也无法思考,跳下去好了,跟在船上一样,跳下海就好了,生也好,死也好,一了百了。

“没什么事。”松本润担心着刚生田死命挣开的手腕,挣脱的力道和速度都太大,他来不及反应,怕生田受了伤。只是被吓到而已吧,松本润着急的想着,自我安慰着。

“我还没来得及去看下你,倒麻烦你...

小土豆 10

10、


测试土豆精的事在松本润吃土豆吃到腹胀的情况下暂告一段落。

但欺凌带来的影响却没有结束。

幸好也不算是不好的影响。

小土豆毕竟是个少年了,学习能力也比幼儿园里那些真的小娃娃强,很快他便掌握了一定的词汇量,幼儿园里的那些课程对他来说就有点坐不住了。幼儿园的老师看他这样闲着无聊,便开始尝试着让他帮忙照顾其它的小朋友。

比如带着小朋友去上厕所啦,教学时发发玩具卡片啦,要是有小朋友打架哭啊什么的他也帮着劝劝架或哄哄人开心。

这些小土豆都做得挺得心应手的,而且因为额外的帮助,他还拿到了‘小费’。

一开始还只是蛋糕饼干类的东西,直到有一天其中一个老师直接塞了个500块的硬币在小土豆...

子不语 11

11、


“谁?”

山下不满的瘪了下嘴,明明刚的氛围都是属于两个人的,生田却无端端的提起了一个不认识的名字。

“在泉川先生那认识的你忘了吗,还跟我们一块来岛上玩的。”

生田抓着这个名字,一些片段终于开始显出轮廓来。他也没有诧异山下的遗忘,不如说倒有了果然如此的感觉。

“可是一块来的女的只有瑞丘女士一个啊。”山下松开了手,可是他的手臂还是被生田抓在手里。

“你看,这是我掐的。”生田指着山下手臂上的指印这么说到。

“哦。”山下半抬着手臂看着镜子,两个已经淡掉的指印,掩在乌青下,又加上他最近晒出的肤色,不注意根本不会发现。

生田无语的看着山下有点害羞的模样,“不是刚刚掐的啦!”...

小土豆 09

09、

松本润不是个笨的,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所以等到小土豆和阿努玛亲热够了,一抬头看到的便是乌云盖顶的松本润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松本润忍到了车上,车门一关便开始质问。

小土豆抱着阿努玛,一脸的疑问。

“那些人,钱,怎么回事?!”松本润耐着性子放慢了语速。

小土豆反应过来,嘟了嘟嘴,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回事。最开始的时候助理带他去入的学,正如普通学校都分了等级,语言类学校也一样。律师最初找到的这所语言学校也只专门招收非富即贵的外国人。小土豆的外表并不露怯,虽然名字收到了不少笑声,但也还相安无事。

助理也不晓得小土豆的来历,当然更不清楚他的生活常识匮乏到什么程度,只是带人办理了手...

© 老常 | Powered by LOFTER